警惕文化被稀释为信息,清源花鸟画展在福州南后街东方书画社闭幕

  美术     |      2020-02-07 10:22

清源花鸟画作品展网络专题展览

“这是什么?”中国美术学院党委副书记、院长许江代表举起自己的iPhone手机问记者,“生存空间!”这个信息时代,有了网络、有了手机、有了微博,一切信息都是高速的、海量的,少了门槛,也少了深思熟虑,“文化被稀释为信息,薄得就像这部手机。”

图片 1

有人讲一切艺术趋向于音乐,但现在,我认为一切艺术趋向于诗。诗包含了音乐的境界、文学的内涵,这里不是指文学性的绘画,而是指绘画本身所有的诗性内涵。在我看来,许江的画具有诗性的力量。所以他的画中总有一份沧桑感,好像是在高山上遥望,看历史的沧桑,看遥远的沧桑。他追求的是揭露人生的本质,他所呈现的是一系列研究性的作品。

图片 2

前天,许江代表与本报记者在赴京的飞机上,聊文化、聊教育,他的思维犀利,直指当下文化的痛处。是的,正如同机参加对话的一位省委部门领导插话说的那样:“我们走得太快了,得停下脚步,让心灵跟上。”这“心”,我想就是全民的文化与精神生活。

宋省予先生肖像

——吴冠中 艺术家

著名花鸟画家宋展生

许江代表说:“本次大会,我将努力在我擅长的领域,尤其是教育与文化方面,把一线的声音传递上去。”“一线的声音”中,一些来自学校:中国美术学院2011年本科招生考试正在各地举行,今年网上报名10万人,实际报名7万;而招生名额只有1600个。

先君宋省予丹青事略

许江在其创作中解决了或者说试图去解决当代艺术──特别是当代中国绘画艺术所面临的新的文化问题。第一个方面就是怎样反抗很长时间来我们已经被套在其中的各种总体性话语走向;第二个层面是怎样反抗图像时代和现实制约;第三是怎样反抗绘画本身曾经有过的种种形式,特别是西方现代以来的形式、风格、语言,真正走向自己内心的表达。

图片 3

考生千军万马挤独木桥,一方面反映出艺术教育的空前繁荣,另一方面,繁荣背后也有一些现象让许江警觉:“报名人数逐年增加,但报考中国画专业的学生人数却逐年、持续地在降低。”

■宋展生

——范迪安 艺评家 中国美术馆馆长

原福建省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国画家陈一峰

他又举了一个例子:“我做了中国第一个中国画双年展,就在浙江美术馆,但社会对展览的关注度,甚至社会对全国所有展览的关注度,都比不上《让子弹飞》!因为大家都说看不懂梅兰竹菊。”

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术委员会、福建师范大学、福建省画院、福建省美术家协会、福州国画研究会联合主办的“著名画家宋省予艺术研究会”于1997年3月17日至21日在福州隆重召开。全国著名美术评论家薛永年、孙克、王仲,以及福建文艺界,教育界、新闻出版界200余人莅临研讨会,研讨与会专家级论文38篇,中国美协中国画艺术委员会秘书长孙克在《中国画坛早逝的英才》中盛赞宋省予艺术“神酣意足、笔力浑融,比之同时代北京、上海名家,毫无逊色,允称大家气象”。《美术》杂志以创刊以来最多篇幅全面报道宋省予艺术的学术成就,《福建日报》也以《当代花鸟画大家——宋省予》整版介绍研讨会盛况。

许江给当代艺术家——特别是他这个年龄段的艺术家提供了一个很有代表性的实践道路。他的艺术的“回归”是中国艺术家在探索自己艺术道路当中的一个自然发展的归宿。从某些方面来说,他是个先行者,也是探索者。所以我说,在许江的展览当中,除了作品之外,许江艺术实践的道路本身还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借鉴的,或者值得思考的东西。这个展览对中国油画的发展应该是很有益的。

图片 4

“今天,中国的最高舞台,居然是春晚。民间比专业强,旭日阳刚比汪峰粉丝多,3岁孩子唱豫剧比专业演员掌声高。”对比不久前的奥斯卡颁奖典礼,许江代表感慨,“奥斯卡没有集体舞,没有苏珊大妈,但它高雅,它令人感动。”“时代的文化高峰如何塑造,不是‘浮云’的流行句式,不是草根的流行文化,而是在于对事物的认识有没有深度。”许江代表说。

宋省予,幼名连庆,字廉卿,善余,束发更名省予,号春风红杏楼主。清宣统二年庚戊十月十一日(公元1910年12月12日)生于福建上杭城关。其父宋赉臣,字赞周,系当时闽、粤、赣地区著名的国画家,擅长人物、山水。漫画家丰子恺曾评他的画“云烟为友,万壑在胸,措意构形、莫不臻妙”,为其《桃花源图》题上“但愿长如此,躬耕非所叹”的诗句。

——詹建俊 中国油画学会主席 艺术家

原福建省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国画家陈一峰

其时,宋赉臣在上杭城内辟有“东畅轩画馆”,丘油、罗晓帆、李少奇等闽西较知名的画家皆出其门下。宋省予自幼耳满目染,“六岁入崇正学校,课余必到画馆伏案习字作画,每日数张,从不间断”。宋赉臣则悉心亲授技艺。宋赉臣还嗜好鉴藏清初“四王”(王时敏、王鉴、王原祁、王辇)及闽西画派华新罗、上官周、黄慎、伊秉绶等诸家名作,这无疑对宋省予童年时代的绘画学习大有裨益。

现在整个世界文明,都处在一个非常强大的危机之中,我们中国文明也处在这一世界性危机当中。许江先生希望用艺术的方式来表达在这危机中有待重建的文化根本。通常,大家都没有办法在艺术形式中获得问题的答案,但是假如我们民族有了新的精神曙光,使我们觉得可以持续下去的话,我想许先生会以艺术家的敏感性了解到这一点,能够做到这一点。在未来的艺术生涯里,他的贡献将是无可限量的。

图片 5

宋省予在小学阶段即大量临习了《芥子园画谱》和家藏名作。9岁那年,县知事马一麒见其习作,十分惊奇,随即叫他当场作画。俄倾,他画了一幅“双喜图”,二只喜鹊在梅枝上相戏,形神兼备,呼之欲出。县知事惊叹不已,誉为“神童”,并以二元光洋购之。

——林毓生 思想史家

福建省书法家协会主席陈奋武

11岁,进入上杭县立中学读书,校长丘显丞着意加强宋省予在诗、文和书法金石等方面的培训,开阔了他的胸襟和视野,使他第一次悟到“诗、书、画、印合一不朽”的真谛。他曾说:“这段时期,特别用功,每日清晨研读诗词,熟背唐诗,尤好《小仓山房集》;晚上习字,颜、赵、《张黑女碑》及二王法帖,无一不练,为日后的艺术创作打基础。”

许江用他的绘画不但创造了一种将中国和欧洲当代绘画风格相结合的表现方式,而且扩大了西方已有的艺术和语言的范围和表现力。他不仅仅为当代油画的存在与发展扩大了可能性,也同时给我们带来了某些变化的前景。

图片 6

15岁,中学毕业,虽然学业优异,迫于生计而无法外出深造,只好在县城树入学校任教。教余常协助父亲画祠堂庵庙里的壁画。时值上杭广东会馆竣工,县令程道华聘请宋赉臣装饰该馆。宋赉臣画正堂大幅“麻姑”、“东方朔”,共余各门楣、屏风等的装饰均由宋省予代笔,画的多是山水花鸟,线条豪放,墨法淋漓,于宋赉臣清雅、秀润、质实的艺术特色外,别具风格,相得益彰。这次无意中的“父子壁画联展”吸引了不少文人学士,一位名叫彭东的梅县县令曾预言:“宋青出于蓝,成就将出其父之上”。自始,宋省予艺名传广东,相继聘他任教的有梅县美专、蕉岭创兆学校、潮安镇海学校等6所,他逐一应聘,教授国画,走上了一条半生流寓粤东的鬻艺生涯。他在离家前曾在一幅《松风图》上题:

──爱德华·露西·史密斯 英国艺术史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