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秉绶书法艺术展6月16日在福建博物院开幕,工笔人物创作随笔

  美术     |      2020-04-15 06:47

敢遣春温上笔端

敢遣春温上笔端

美术 1

美术 2

·工笔人物创作随笔· 王双凤

·工笔人物创作随笔· 美术,王双凤

主办单位: 福建省文化厅

点击链接进入微信专题:

惠安女分布在福建惠安东部崇武镇郊和山霞、净峰、小岞三乡,她们生活的地方惠安县,曾经是有名的“穷县”,经常有童婚、早婚的陋习,而且男人大多出海捕鱼,惠安女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担负着家庭、田园等繁重的体力劳动,她们在特殊的艰苦环境中造就了吃大苦,耐大劳,累不死,拖不垮的精神。当我了解了惠安女的生活、婚姻状况、劳动、生息、自然环境后,我心中泛起了波澜,作为女人、母亲、妻子、惠安女是柔美温顺的,在与大自然的抗争中,她们又是刚强的。而闽东沿海的劳动妇女何尝不是一样的呢?这是我长久以来的一种心灵郁结,现在找到了一种释放的方式,让我激动不已。

一缕晨光刚从天边升起,清风拂面,鸟儿啼鸣。远处,缓缓走来三三两两的人,有的手上提着篮子,有的挑着篮子,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的螺或牡蛎、小鱼等海产品,这是赶早海的人们开始回家了;当繁星满天,萤火虫在田野飞舞,蛙声一片,稻花飘香,你又会看到,还是星星点点的几个人,手里拿着篮子,趁着月色赶海去了;或者,当艳阳高照,晴空万里时,你会看到远处的海面上,海带迎风飘舞,船上的女人衣裤随风飞舞,伴随着朵朵白云……

承办单位: 福建省美术馆

http://mp.weixin.qq.com/s/Z_pn5AWLucMVDKhtpUCLBg

我满怀激情开始了第一幅惠安女题材的创作。《星光海韵》描绘了三位渔家女在海滩上挖牡蛎。人物安排上有聚有散,有坐有蹲,中间一个站着的主体人物,正在向前方眺望,脸上露出焦虑的神情。为了突出人物并把惠安女的情绪表现出来,我凭自己的感受将海风中劳作的惠安女处理为白色高调,披肩、衣服、腰带以及惠安女面部和手部的刻画用传统工笔画的技法层层渲染,色彩单纯,人物色调在统一中求变化,突出了惠安女此时的神情。波光粼粼,神秘莫测的大海,用浓郁的暗蓝色渲染,加以特殊技法处理,具有不似之似的强调理性情感与想象合一的朦胧情调,以明与暗的对比衬托出人物的身姿,力求传达朴实厚重的审美特质,同时也想起到烘托和加强惠安女内心活动的作用。这幅作品完成后,投稿《新时代全国中国画展》获优秀奖。

这是我童年生活的地方——闽东沿海一个美丽的小镇。它依山傍水,是个美丽富饶的鱼米之乡。这里的乡亲勤劳、善良、吃苦,他们靠自己的双手日出而耕,日落而息,生活虽然艰苦,但是平静,乐足。

福建博物院

正 青 春

十几年来,我以惠安女为载体,诉说着我对基层民众生活的关注和同情,同时,诉说着我对闽东乡亲的悠悠情怀。我笔下的惠安女,或是在斜阳的余光中收海带,或是在初升的晨曦里挖牡蛎,亦或是在月光如水的夜晚织渔网等。艾青《我爱这土地》“为何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是啊,因为心里有爱,才如此不能忘怀,王国维《人间词话》“一切景语皆情语”,因为有情,所以我不厌其烦地描绘她们,闽东沿海和闽南沿海的勤劳勇敢、美丽善良的女性,这是千千万万普普通通的劳动妇女的缩影。她们激发着我的创作灵感,丰富着我艺术道路上的生活源泉。

我的童年是在快乐中度过的,无忧无虑。经常会在放学或周末的时候,跟邻居的小伙伴一起到山上捉迷藏,满山遍野的跑;或到海边捡贝壳,经常看到农民劳作的场景,知道什么是“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也经常看到耕海牧渔的美丽画面,更知道美丽的背后有多麽的艰辛和危险。潮起潮落间,有多少生命会被吞噬啊……

宁化县人民政府

福建省青年画家喜迎十九大美术作品展

岁月无声,时光静美。我在笔与纸的舔吻中走过四季,淡定从容。作为一个女性画家,我总是以女性特有的敏感,去解读女性的内心,去感知女性的情感。在和笔下的人与物交谈,互诉心曲。

时光流转,不管岁月如何变迁,儿时的种种影像一直在我生命的底板上挥之不去。我同情并敬重他们,勤劳勇敢的父老乡亲。

开幕时间: 2017年6月16日上午10点

主办单位福建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福建省美术家协会福建省画院承办单位福建省青年画院福建省文艺教育促进会福建省瑞坤大榕树文化产业股份有限公司、

感谢上苍的呵护,我现在有了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画院优美的环境,良好的创作氛围,令我身心欢喜,我喜欢这种纯粹,它与我率真的性情相吻合,同时作为一名专职画家,我也有时间思考和创作。我在感受自身环境变化的同时,也对现实重新审视改革的春风吹遍祖国大地,人们的生活日新月异,在全民奔小康的进程中,惠安女早也摆脱了命运的多舛,过上幸福的生活,精神也得到了解放。艺术家的创作是对美的搜寻和发现,是与时代脉搏相联系的,艺术就是要表现人民,表现生活,反映社会现实,从而憧憬未来。我静下心来,我与自己心灵对话,我现在需要的是什么?是一种轻歌曼舞的生活方式,是一种平和包容的艺术形式,我想这也许是我心境和追求的一种方式,而艺术本来就是艺术家生命的外在呈现,艺术家应该在生活与艺术,表现形式与审美情感之间找到连接点,找到个性化的表达方式伊秉绶书法艺术展6月16日在福建博物院开幕,工笔人物创作随笔。我要寻找符合我生命形式的符号。于是我开始尝试,但每每都不大满意,徘徊,焦虑之后,我冷静下来,继续寻找。终于,我的脑海浮现出八大山人花鸟画中的阴阳节奏,我的眼前闪耀着东北大花布的花团锦族,还有新时代的一张张幸福的脸,于是,有了一种别样的想法,我决定以一种新的方式来创作。

人的际遇真是奇妙,运命无所际,循环不可寻。没有人会预测到自己的未来,我在懵懂中慢慢成为一名画家。当我为绘画题材的选择苦苦思索时,有一次到惠安崇武采风,我第一次看到了惠安女,首先吸引我的是那一身奇特的衣服:一方花头巾遮掩了半边脸庞,黄橙橙的竹笠别着稠花绒球,斜襟上衣短得露出肚脐,肥大的黑裤筒随风飞舞,还有裤头上的银腰饰,这一切使初来乍到的我怦然心动。接着我看到她们在挖牡蛎,看到她们瘦小的身躯抬着巨大的石块.似曾相似的画面,那么强烈的映入我眼帘,撞击着我的心灵,久久不能平静,我心中的那根情感之弦被拨动了,儿时的岁月一一苏醒。闽南沿海惠安女的身上有着闽东沿海女子一样的气质特征,她们只是装扮上的不同,但同样勤劳持家,同样善良坚韧,日复一日地为生计而操劳,默默忍受着所有的艰辛。

开幕地点: 福建博物院

展览时间2017年6月22日-7月12日展览地点福州市仓山区金山金达路130号大榕树艺术创意园一号楼一层

我开始了一种新风格的尝试,创作了《丽日和风》、《惠女风情系列》六幅作品。《丽日和风》表现新时期惠安女的新形象,她们已经摆脱了精神枷锁,充满生机。所以在人物造型上,我采用线面交织的手法,夸张人物的动势和神态,注重面部和手部细节的刻画,以及俯仰顾盼中流露的微妙情感,力求表现出惠安女的精神风采,为画面营造美的氛围和诗的意蕴。在构图上,我采用了圆形构图,给人饱满充实,柔和亲切,完整团拢的视觉感受,同时,把中间一位主体人物安排在圆形的缺口处,形成视觉中心。舍去背景的繁缛和多余的铺张,着意于整体的单纯,力求以工写意,以意传神。人物服饰融入了传统民间文化,吸收了东北大花布的图案,红底粉牡丹,红色当中又有丰富的变化主体突出,层次分明,强调黑白灰节奏和富有韵律的装饰美感,力图使笔下的惠安女既是现实生活中的惠安女,又是浸染着我的情感和意念的审美对象。纵观整幅画,画面色调明快,洋溢着祥和的气氛,表现出惠安女绚丽多姿,勤劳质朴的性格特征和对新生活的热爱和知足。

惠安女分布在福建惠安东部崇武镇郊和山霞、净峰、小岞三乡,她们生活的地方惠安县,曾经是有名的“穷县”,经常有童婚、早婚的陋习,而且男人大多出海捕鱼,惠安女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担负着家庭、田园等繁重的体力劳动,她们在特殊的艰苦环境中造就了吃大苦,耐大劳,累不死,拖不垮的精神。当我了解了惠安女的生活、婚姻状况、劳动、生息、自然环境后,我心中泛起了波澜,作为女人、母亲、妻子、惠安女是柔美温顺的,在与大自然的抗争中,她们又是刚强的。而闽东沿海的劳动妇女何尝不是一样的呢?这是我长久以来的一种心灵郁结,现在找到了一种释放的方式,让我激动不已。

展览地点: 福建博物院积翠园艺术馆

六月骄阳,热情似火,我们的青年艺术家怀着对党的赤忱之心,青年画家用画笔描绘祖国山河、美好生活,在绚烂的夏季里,来迎接最美好的时节——党的十九大的召开。由福建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福建省美术家协会、福建省画院共同主办的在举办“正青春——福建省青年画家喜迎十九大美术作品展”开幕式暨福建省海丝艺术馆开馆揭牌仪式,将于2017年6月22日早上10点在福州金山大榕树艺术创意园拉开帷幕。

《惠女风情系列》是这种风格的延续和丰富,以轻松的笔调,富有民族特色的服饰,塑造新时期的惠安女在生活、劳动时的各种形象,表现她们的喜悦心情。这几幅作品还是初始尝试,我还在继续探索,让作品更加完善。

我满怀激情开始了第一幅惠安女题材的创作。《星光海韵》描绘了三位渔家女在海滩上挖牡蛎。人物安排上有聚有散,有坐有蹲,中间一个站着的主体人物,正在向前方眺望,脸上露出焦虑的神情。为了突出人物并把惠安女的情绪表现出来,我凭自己的感受将海风中劳作的惠安女处理为白色高调,披肩、衣服、腰带以及惠安女面部和手部的刻画用传统工笔画的技法层层渲染,色彩单纯,人物色调在统一中求变化,突出了惠安女此时的神情。波光粼粼,神秘莫测的大海,用浓郁的暗蓝色渲染,加以特殊技法处理,具有不似之似的强调理性情感与想象合一的朦胧情调,以明与暗的对比衬托出人物的身姿,力求传达朴实厚重的审美特质,同时也想起到烘托和加强惠安女内心活动的作用。这幅作品完成后,投稿《新时代全国中国画展》获优秀奖。

展览时间: 2017年6月16日- 8月9日

地图标示:福州市仓山区金山金达路130号大榕树艺术创意园一号楼一层

不同的人生际遇,必然会造成不同的文化语境,我想这种风格的转变,也一定是源于我内心深处的一种情怀和渴求。艺术贵在创新,这是艺术家艺术生命之树长青的根源所在。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十几年来,我以惠安女为载体,诉说着我对基层民众生活的关注和同情,同时,诉说着我对闽东乡亲的悠悠情怀。我笔下的惠安女,或是在斜阳的余光中收海带,或是在初升的晨曦里挖牡蛎,亦或是在月光如水的夜晚织渔网等。艾青《我爱这土地》“为何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是啊,因为心里有爱,才如此不能忘怀,王国维《人间词话》“一切景语皆情语”,因为有情,所以我不厌其烦地描绘她们,闽东沿海和闽南沿海的勤劳勇敢、美丽善良的女性,这是千千万万普普通通的劳动妇女的缩影。她们激发着我的创作灵感,丰富着我艺术道路上的生活源泉。

9:00-17:00

岁月无声,时光静美。我在笔与纸的舔吻中走过四季,淡定从容。作为一个女性画家,我总是以女性特有的敏感,去解读女性的内心,去感知女性的情感。在和笔下的人与物交谈,互诉心曲。


感谢上苍的呵护,我现在有了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画院优美的环境,良好的创作氛围,令我身心欢喜,我喜欢这种纯粹,它与我率真的性情相吻合,同时作为一名专职画家,我也有时间思考和创作。我在感受自身环境变化的同时,也对现实重新审视改革的春风吹遍祖国大地,人们的生活日新月异,在全民奔小康的进程中,惠安女早也摆脱了命运的多舛,过上幸福的生活,精神也得到了解放。艺术家的创作是对美的搜寻和发现,是与时代脉搏相联系的,艺术就是要表现人民,表现生活,反映社会现实,从而憧憬未来。我静下心来,我与自己心灵对话,我现在需要的是什么?是一种轻歌曼舞的生活方式,是一种平和包容的艺术形式,我想这也许是我心境和追求的一种方式,而艺术本来就是艺术家生命的外在呈现,艺术家应该在生活与艺术,表现形式与审美情感之间找到连接点,找到个性化的表达方式我要寻找符合我生命形式的符号。于是我开始尝试,但每每都不大满意,徘徊,焦虑之后,我冷静下来,继续寻找。终于,我的脑海浮现出八大山人花鸟画中的阴阳节奏,我的眼前闪耀着东北大花布的花团锦族,还有新时代的一张张幸福的脸,于是,有了一种别样的想法,我决定以一种新的方式来创作。

前 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