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如琢是如何超过齐白石的,香港漫画节

  美术     |      2020-05-05 14:42

问:崔如琢是如何超过齐白石的?

图片 1

图片 2

崔如琢是如何超过齐白石的,香港漫画节。虚白的生活经历丰富,由福建辗转到香港。20世纪80年代后期,在香港初见他时,他是一本杂志的编辑,身边有很多画画的朋友,其中不乏大陆的画家。他给与我最初的印象就是不同寻常,有点特别。他为人比较谦和,容易接近。但是,也有点小脾气;有一些旧文人的品性。虚白的学历并不高,可是,文史方面的功底却不比那些高学历的人差多少,甚至还有胜出。他是一位博而不专的文人,这方面的特性,使他能够胜任编辑工作,相反,编辑工作中学养和见识的积累也为他日后的山水画创作增添了内涵。80年代后期的时候,他画画还不怎么敢于见人,属于自己玩玩的那种。他最初给我看画的时候,并不是理直气壮。那时候,他的画幅都比较小,比例细长,宽不过寸许,长只有尺余。可是,风格独特,完全是一种把玩的东西。他为人作嫁衣多年后,发现自己也可以成为嫁衣的主人,因此,逐渐弃编务而入画坛,画也越画越大。本年正月,当我在纽约怀古堂见到他的八尺山水巨幛时,怎么也难以和当初见到的细长条联系起来。这就好像看到现在长髯的虚白,难以联想到昔日无须的虚白一样。目前,人们只知道画家的李虚白,而忘了曾经作为编辑的李虚白。

图片 3

由广东美术馆、中国美术家协会少儿美术艺委会主办的“孩子笔下的童话——六国民间故事儿童画展”于2006年7月28日至8月20日在广东美术馆7号展厅展出,共展出三百多件作品,除了绘画,还有陶艺、风筝、扇子等充满想象力的作品。各国富有民族特色和不同风格的作品表达出一颗颗稚嫩的心灵对神话传说的想象与理解,以及对人类真、善、美的渴求。 作为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的哈萨克斯坦、中国、吉尔吉斯坦、俄罗斯、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都有悠久的历史文化和丰富多彩的民间童话资源。自2004年底开始,各国的部分少儿美术教育专家尝试给孩子们讲友好国家的童话故事并指导他们创作,受到孩子们的热烈欢迎。2005年5月,上海合作组织秘书处倡议和中国美术家协会少儿美术艺委会、中国美术馆主办的“孩子笔下的童话——六国民间故事儿童画展”首先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这次在广东美术馆展出是巡展的延续,除了在原展中精选的250幅展品外,还增加了由广东美术馆艺术培训中心的孩子们根据中国民间故事创作的装置及平面作品。 整个展览,体现了不同地域文化背景下,各国孩子在与童话故事心灵沟通的过程中,对不同民族文化的理解和对真、善、美的认识。令我们感动的不是技巧和才艺的展示,而是孩子和童话的心灵沟通;他们对不同民族文化的兴趣和尊重;他们对和平、友谊与美好世界的向往。也许“孩子画笔下的童话”也在帮助成年人回归纯真心灵,使我们能更好的和孩子一起为共创和平、和睦、和谐的美好世界而努力。相信本展览一定能够为广东的孩子们在暑假生活中带来美的享受。

一年一度的香港漫画节28日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开幕。漫画节〔包括今年〕已排名第八届,由于动画内容的逐年增多,今年更名为动漫节,故也称香港第一届动漫节。暑假这一大型展事开幕当天,展厅内动画、漫画、玩具等产品琳琅满目,参观者如潮水汹涌。(信息来源:香港大公网)

然而,当香港的李虚白成为加拿大的李虚白,人们又该如何看待现在的虚白,显然,这之中的变化对虚白来说又该另当别论。本来他是没有多少资本在97年前移民加拿大的,可是,他早年在大陆生活经历的背景,使他后怕那政治运动,说到底是怕那过去的苦日子。因此,随大流去了加拿大。与众不同的是,几年之后,他没有随大流回归到香港,还是固守在加拿大渥太华的听云山馆之中,过着陶渊明采菊东篱下式的生活。但不知馆外是否有东篱?是否有菊可采?“如海乡愁入梦思,铮然一叶感秋时。独来万里关山客,又上层楼强赋词”(题《秋山晚照》,1998年)。这是他客居渥太华的心境写照。所幸的是,这几年来,他在孤寂之中,获得了山水画艺术的成型和成就。